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贝鲁奇克文学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择天记 第1182章 黑袍之死

时间:2017-10-30 12:0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王之策的唇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眼神有些伤感。 就在雪老城刚被攻破的当夜,就在圣光大陆入侵危机解决后的当下,他便要面对四位人族圣域强者的围攻。 在您看来,这是很伤感
  王之策的唇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眼神有些伤感。

  就在雪老城刚被攻破的当夜,就在圣光大陆入侵危机解决后的当下,他便要面对四位人族圣域强者的围攻。

  “在您看来,这是很伤感的事,在我看来,同样如此。”

  陈长生说道:“我看过您的笔记,还有很多与您有关的书,我真的很希望今夜没有看到您,那样你还是我心里的传奇。”

  王之策松开黑袍的手,走到台阶下,看着众人平静说道:“抱歉。”

  紧张的气氛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说……诸位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这里是我的家。”

  魔君向前走了两步,说道:“难道不应该我才是今夜的悲剧主角吗?”

  唐三十六想着那些信,微笑说道:“悲剧往往源自别扭,你还年轻,不算别扭。”

  “我把这当成赞美。”

  魔君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转身望向黑袍,情真意切说道:“你真准备和这个男人一起离开吗?”

  黑袍微低着头,唇角露出一抹凄楚的笑容,虽然脸色是诡异的青色,却依然有种妖异的美感。

  魔君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说道:“我不会让你走的!”

  风起无由,王之策不见如何动作,便回到台上,扼住了魔君的咽喉。

  一件法器落在魔君的脚下,摔的粉碎。

  刚才他用这件魔器对准了黑袍,却没有来得及击发,便被王之策制住了。

  魔君脸色通红,快要喘不过气来,却不停地笑着。

  王之策缓缓松开了手,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黑袍倒在地上,已经死了。

  一把看似普通的剑贯穿了她的身体,直接毁了她的幽府。

  握剑的,是一个青衣人。

  青衣人一直隐藏在魔君的阴影里,直到找到先前的机会,才暴起出手。

  哪怕有魔君帮助,哪怕王之策的注意力都在王破等人身上,能当着王之策的面杀人,青衣人当然不是普通的刺客。

  他是天下第一刺客,刘青。

  陈长生与王破对视一眼。

  浔阳城风雨里的三个人都到齐了。

  ……

  ……

  黑袍就这样死了。

  王之策静静站在她的身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最后,他也没有出手。

  他把黑袍的尸身抱了起来,向魔殿外走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唐三十六对魔君说道:“谢了啊。”

  魔君说道:“我说过我爱她,没办法同年同月同日生,至少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

  唐三十六说道:“受不了你们。”

  魔君微笑说道:“以后不用受了,再见。”

  陈长生认真说道:“走好。”

  唐三十六有些艰难地走下轮椅,对他说道:“慢走。”

  走进如夜色的魔焰,魔君的身体渐渐变成虚无。

  直到最后的时刻,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有些满足,有些诡异,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

  ……

  落雪了,雪花在夜空里到处乱飘。

  那些光屑还在夜空飘着,就像烟花一样。

  王之策抱着黑袍离开了雪老城。

  半城烟花,半城雪。

  远处的雪丘上,一只黑羊静静看着这边。

  ……

  ……

  夜晚终究会过去,黎明一定会来临。

  叛军终于被击溃,逃出了京都,平北营与羽林军合兵一处,开始追杀。

  轩辕破把指挥权交给了人族军官,留在了国教学院。

  一夜苦战,即便是半步神圣的他也受了很多伤,尤其是被天海家的高手围攻时,左肩被砍开了一道大口子,当时血流的像是瀑布一样,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到这时候,自己还不觉得晕。

  当然,那些天海家的高手都死在了他的铁剑下。

  想到很多年前,自己在青藤宴上正是被天海牙儿打成残废,轩辕破难免有些感慨。

  他知道,天海牙儿三年前便死了,据说是郁郁而终。

  走在国教学院里,感受着师生们投来的敬畏目光,轩辕破觉得有些不自在。

  国教学院的师生,明显把他当成了陌生人。

  他可是国教学院的故人,甚至好像还有个职位。

  藏书楼那边要清静很多,那道矮墙已经拆了,小楼依然保留着原状,除了苏墨虞没有教习与学生能住在里面。

  那些房间是留给折袖、唐三十六、陈长生还有他的。

  小楼前有很多树,靠近皇宫方向的林子里大树更多。

  轩辕破有些怀念,也有些遗憾。

  以前他经常在那片树林里撞树,现在他不敢这样做了,现在他随便一撞,再粗的树都会断掉。

  走到湖的对岸,轩辕破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建筑——厨房。

  当初的厨房被无穷碧毁掉,现在这个是后来修的,但没有任何区别。

  轩辕破走进厨房,看着那些锅碗瓢盆,想着陈长生少油少盐的要求,便觉得嘴里要淡出个鸟来,接着想到和唐三十六吃过好些次的水煮蓝龙虾浇白饭,又觉得口水要淌出来了。

  厨房里没有吃的,看来平时这里没有人用,轩辕破有些遗憾。

  离开之前,他看着整齐的柴堆沉默了会儿,把铁剑插了进去。

  很多年前,他在这里烧火做饭的时候,习惯性地这么做。

  只不过今天他不准备再把铁剑拿走,因为他想学学唐三十六和陈长生。

  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后,国教学院一名受欺负的新生在柴堆里发现这把铁剑,此后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对此,轩辕非常期待。

  落落听到这件事情后也很感兴趣,笑了起来。

  很快笑声便停止了,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昨夜很漫长,首先是皇帝师伯变成了一个太阳,紧接着,先生在雪老城里与她通话,让她不要乱动。

  雪老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既然皇帝师伯这么厉害,那我们还来京都做什么?

  “我们做的事情是不是没有意义?”

  她站在大榕树上看着轩辕破认真地问道。

  轩辕破站在树下,担心殿下会摔下来,说道:“您已经十几年没爬过这棵树了,当心滑。”

  落落做了个鬼脸,熟悉地跳过一根树杈,走到树枝的前方,望向湖面。

  树会长大,但形状不会变太多。

  “院长说过,过程比目的更重要,那我想……我们来京都当然就有意义。”

  轩辕破顿了顿,说道:“其实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你真是一头笨狗熊。”

  落落说道。

  轩辕破心想如果你不是殿下,而是唐三十六,那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落落解释道:“先生的意思很简单,我们都是要死的,目的已经注定,那么过程当然才重要咯。”

  轩辕破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好像确实很有道理。”

  落落看着湖面,发现了一只非常肥大的锦鲤,却不知道是不是以前那一只。

  那只肥大的锦鲤渐渐向着湖底沉去。

  忽然,它摆动尾巴开始快活地游动回湖面,带起道道水花。

  落落高兴地笑了起来。

  ……

  ……

  很多天后,陈长生一行人回到了京都。

  街巷间还能看到战争的痕迹,有很多倒塌的建筑,听说就连东御神将府的花厅都塌了,好在没有人出事。

  百花巷里的酒楼更是损失惨重,两场秋雨过后,依然不知道从哪里还是会生出烟来。

  陈长生没有先回离宫,而是直接去了国教学院。

  没有多长时间不见,却很是想念。

  落落正要扑进他的怀里,忽然感觉到他身上有了些不一样的地方,不由睁大了眼睛。

  陈长生点了点头。

  落落啊的一声轻呼,赶紧捂住了嘴,眼里满是惊喜。

  陈长生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落落歪着脑袋,眯着眼睛,就像是只小老虎,很是可爱。

  陈长生收回手。

  落落正准备继续刚才的动作扑进先生怀里,忽然看到了一抹白衣。

  她赶紧敛了笑容,认真说道:“见过师娘。”

  ……

  ……

  徐有容回来了,唐三十六也回来了,苏墨虞与初文彬等师生也回来了。

  当然,总有些人回不来了。

  关飞白与白菜没有来京都与苟寒食相会,直接回了离山。

  离山弟子们看到那些骨灰罐后,大哭了一场,然后大醉了三天。

  七间也很伤心,因为梁半湖师兄死了,但她没有喝酒,因为除了伤心,她更多的是担心。

  折袖没有回来。

  他没有回离山,也没有回国教学院,草原上的狼族部落也一直在找寻他的消息。

  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陈长生看着紧闭的房门,说道:“当年他能从周狱里活着出来,没道理就这么死了。”

  唐三十六说道:“我也认为他还活着,因为他还欠我很多钱没还。”

  ……

  ……

  雪老城迎来了严寒的冬天,鹅毛般的大雪不停落着。

  城里因为王公贵族们死后留下的物资够多,还算不错,城外的日子则很难过。

  人族占领军用严苛的律法维持着城里的治安,城外则管不了那么多,只看明年春天的时候,有没有粮食援助到来。

  城北有片草坡,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根本无法看出来这里曾经是一座墓园。

  只有偶尔露出雪面的黑碑,表明这里曾经的用途。

  雪地忽然动了起来,渐渐隆起,然后积雪落下,露出一个人来。

  那个人穿着破烂的衣衫,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是令人作呕的淡青色,散发着浓浓的尸臭味,真不知道是尸体还是活人。

  如果不是天气太过严寒,只怕这些尸臭味会传到很远的地方。

  那个怪人捧起积雪,缓慢地擦洗着自己青色的身体,然后从雪下的墓坑里找到一件黑色的袍子,罩在了身上。

  帷帽掀起,可以挡住风雪,也可以挡住视线。

  隐约可以看到,怪人的眼神非常冷漠。

  ……

  ……

  (下面是六百字广告,认真地请求您看到最后。

  以后我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认真做广告,喊的这么认真,而且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大家商量一下。

  开篇明义:《择天记》要出版了。

  这一次的出版是我自己联系的。

  出版社是人民文学出版社,靠谱。

  封面也绝对清雅,不求花枝招展,但必然靠谱。

  最靠谱的是,这一次择天记终于可以出全了。

  是的,您没有理解错误,您再也不用担心像以前那样,买一本或者几本就再也买不到后面的,捂脸。

  全书共八册,会分两批投入市场,届时大家可以在各大书城或网络书店购买,一本大概接近四十万字,定价自然会稍高一些,应该会有一定折扣的可能,如果您手里有闲钱,想要收藏,想看纸质书,不妨购买一套。

  如此认真地宣传,是因为这真是非常好的收藏机会,每次没有签名书给大家,我也很急啊。

  这一次我签了两千本,真是累到不行,写到最后真的快要忘记猫腻两个字怎么写了。

  前面说要与大家商量重要的事情,是想着很多读者买过之前出版的那一本,觉得很是抱歉,我办事太不靠谱了,想要找个方式补偿一下,总不好让大家重复购买,但是单独退费这个真的很困难,没有太多的实际操作可能。最后我只好想了一个方法,把这次前两册的稿酬用大家的名义捐给信天助学之类的很靠谱的公益机构,就像咱们以前在微信公众号上做的那样,不知道大家觉得这样可行否,当然,就算您觉得不可行,我也只能这样办了,再次捂脸,走开。

  请多多支持择天记的出版,谢谢大家。

  鞠躬。)

  (本章完)www.bolUOxS.Com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